2009年的美國職棒大聯盟即將畫上分號, 有22支球隊要打道回府, 準備開始放寒假(或者準備迎接寒訓..) 有八支球隊則是摩拳擦掌, 即將就爭奪MLB的最高榮譽挑戰.



就在戰火方興未艾之餘, 有兩件事情吸引了我的注意.



就 在同一天的比賽中, 紅人隊在主場迎戰即將進入季後賽的紅雀隊, 而雙城隊則是碰上了老虎隊,雙方進入爭奪美聯中央區冠軍的熱戰. 就在比賽後, 當時正值一勝五負, 球隊狀況不佳的紅雀隊認為紅人隊先發投手 Bronson Arroyo 在比賽中用松焦油(pine tar)增加他控球, 控制球的手感, 所以對棒球的控制隨心所欲, 進而讓紅雀打者沒有發揮. 而紅雀隊先發投手, 也是有機會進入名人堂的 John Smoltz 則是4局就送出5次保送. 而已經越打越讓人擔心的老虎隊則是從網路影片中感覺到雙城隊的捕手--也就是打擊王 Joe Mauer 在二壘上有偷看老虎捕手為了和投手溝通所發出的暗號的嫌疑.

 

身 為MVP的同隊隊友 Justin Morneau 說: "我等他把暗號送過來給我等了五年了, 一個也沒有等到, 看來我只能繼續等下去了..""難道現在說這種話都不需要事實了嗎?". Joe Mauer 則淡淡的說 : "在壘包上的動作都是我的習慣動作, 和打Pass一點關係也沒有"

 



棒 球場上, 明著打的暗號很多, 暗地裡比手畫腳的也不少. 發送暗號的距離不一而足, 被懷疑在偷看暗號的指控也時有所聞. 起碼在今年的報導當中, 和偷看暗號扯上關係的除了前面提到的打擊王Joe Mauer 之外, 最高薪球員Alex Rodriguez 也被一度認為和隊友 Mark Teixeira 就對方捕手準備接球的位置"互通款曲". 另外就是當Alex Rodriguez 承認使用禁藥的同時, 也曾有報導指出他在防守時將自己球隊的暗號報給對方打者知道的情事. 但是, 不管如何, 上述的事端都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這一些事情是千真萬確的. 頂多只能用"疑似..":可能.." 等等的字眼. 在報導當中說明經過. 再說, 真的被抓包, 被偷看暗號的球隊恐怕也不會沒有反制或是報復的行動



任 何一項競技都希望在公平的最高原則下順利完成並且分出勝負. 棒球當然不能例外. 但當所謂的"暗號"都在光天化日, 或燈火通明的球場中交流, 而場上的球員, 板凳的教練, 以及電視機前用HD高科技在欣賞球賽的觀眾們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的時候... 唯一可以要求的就是自己的暗號設計要更能避人耳目, 更換的頻率要能切合比賽的過程和需要.  最後, 這種若有似無的指控似乎也於事無補. 反正, 我想大聯盟的球員可能對於會有這種做法的球員也心知肚明吧(或者曾有這種行為的選手曾經是身邊的隊友)



但 是, 對於紅雀隊的投手教練Duncan指名道姓的說Arroyo企圖增加對手中的球的控制力而在球帽上使用松焦油, 我就有點不解了. 我想球場上有裁判, 這一件事情應該是可以向裁判反應做進一步的了解的. 從老虎隊的Kenny Rogers 到 天使的Brendan Donnelly (他是直接被密告的...) 都曾經有裁判介入. Duncan 表示曾向裁判反應比賽中用的球在賽前並沒有加以處理過(例如:用紅土先塗抹在新球的表面讓球比較粗糙, 以利於投手增加觸感). 但是裁判告訴他請他放心, 球沒有問題. 他也說, 他之所以沒有請裁判針對Arroyo做調查是因為"那是小動作". 可是, 比賽不是應該在雙方條件均等公平下舉行的嗎?



當天紅雀先發投手是John Smoltz. 他在四局的投球中送出五次保送. 他說:這是他投過最糟糕的比賽球, 因為球是全新的,白泡泡, 亮晶晶. 沒有處理過, 讓他投起來很掙扎. 他也說, 對方投手投的嚇嚇叫... 也許是因為他早就對這樣的球習慣了.



Duncan 進一步指出 : 目前大聯盟的比賽球是由場地工作人員在賽前處理過後再交給裁判以利在比賽使用的. 他認為"一個投手是不應該干預球的處理方式的, 如果一位投手將他的黑手伸進到工作人員要依照他的意思來在賽前處理球的話, 實在不應該". 此外,從對方投手Arroyo 的帽沿下方的汙漬以及他投球的動作來判斷, 他幾乎可以肯定 Arroyo 和松焦油脫不了關係. 因為"他幾乎每一次投球前都要摸一下帽沿"



而 紅人隊上至總教練, 下到Arroyo都因為這一件事忿忿不平. Arroyo 說明汙漬是由於他經年累月的征戰所留下的印記. 準備投球前摸帽沿的動做是他的習慣.. 還撂下狠話說:下次我在紅雀主場先發前, 一定會請Duncan教練過來並告訴他: 今天我戴全新的帽子上場投球. 而且我保證不會投五次保送



紅人投手教練Pole則告訴記者: 如果沒甚麼保送就表示我的投手用了松焦油, 那他們的中繼投手一定也用了. 因為五局後紅雀隊上場的中繼投手一共三人, 只有一位投出一次保送.其他兩人則沒有. 這又如何解釋?



紅人總教練也酸溜溜的說: "如果有人知道怎麼使用松焦油, 那一定是紅雀隊的人.. 問問他們記不記得Julian Tavarez事件吧" (註)



雙方你來我往的唇槍舌戰自然是沒有交集並且無疾而終. 這一件事也許會讓你我淡忘, 但是選手教練可能都不會.



這讓我想到: 要刮別人的鬍子前, 先把自己的刮乾淨 (建群兄, 再次借用你這一段著名的台詞) 還有, 當用手指指著別人, 別忘了, 也有好幾根手指指著自己...



當 時狀況不佳的紅雀隊到底是為了球隊的低迷找尋一個出口, 還是有其他的原因我不得而知.. 但既然各說各話的方式不能解決問題, 就讓真正的球技來說明吧. 每一支球隊都在想辦法贏球, 但是要贏就要贏的光明磊落, 顧及運動家的風度與精神. 在不公平的比賽條件下贏球, 那這種勝利的果實可能很快的由甜變酸.







(註) 2004/8/24 紅雀中繼投手Julian Tavarez 在碰上海盜隊的比賽中被抓到在棒球上使用不明物質而遭到八天禁賽

 

MLBArroyo.jpg

 

 

 

創作者介紹

有麥克風和沒有麥克風的常富寧

常富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jn320
  • 鬥智~

    常主播您這篇精闢又有趣的文章部分內容可以借我當上課教材嗎? 嘿嘿!